您的位置 首页 三自会

教会立场5:黑?白?灰?(五) (陈鸽)2008-5-8

附:陈鸽回复网友对三自会的一些疑难

1、三自不也是教会吗?为什么肢体不合一呢? 

网友说:教会是神的家,在基督里成为一体!不论是公开的教会还是地方家庭的教会,都是神所爱的!我们知道如果不是圣灵的工作没有人会认耶稣是主的!我们看见事实上神在各道各处都在呼召人归他,包括在公开的教会和家庭的教会!所以都有神的同在印证!我们常说的三自教会这样的称呼有些问题,应该说是公开的教会,三自是一个组织,里面很混杂!现在有些地方两会里面有爱主的仆人,有些地方却很弱!然而,教会是教会,传道和带领的是主的仆人就可以了!不要特意去分隔教会,若不然就上了魔鬼的当了!地上的教会在聚会中的人有麦子和稗子,今天不是要分开他们,乃是要建造麦子的身量!收割的时候,自然就分开了!愿神祝福各位肢体,开启我们里面的眼睛并拓展我们的度量,以耶稣的心为心!让神的国度在地上速速扩张!

陈鸽回复楼上的弟兄,请不要用人的哲理混乱主的真道,以致误导主的群羊。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没错,正如你所说:教会是神的家,在基督里成为一体!然而,以假师傅为首的三自会是神所爱的教会吗?经上记着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林后 6:14-17 

    我在回复《生命季刊》的信中,引用了王明道先生50年前,在我们是为了信仰一文中的话:「……我们又看见一件极令人悲痛的事,就是还有一些笃信圣经的信徒,既明白了真道和伪道的分别,却仍与那些讲伪道的假师傅和他们掌权的团体(三自会)联合。如果这些信徒并未明白伪道的错误,他们这样作,我一点不责备他们;但如今他们清楚明白了假师傅的伪道,是怎样错误,是怎样危险,却仍然与这些假师傅和他们掌权的团体联合,这真是不可宽恕的事了。」

    王明道又继续说:「岂止于许多信徒这样作呢?许多为神作工的人,和许多自命为信仰纯正的教会的领袖,不也常这样作么?……圣经中有一段严重的教训,告诉我们应当怎样远离那些背弃真道、传错谬道理的人说: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着的,就没有神;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的安,就是在他的恶上有分(约二 9-11)。向那迷惑人的假师傅问安,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何况与他们联合,或参与他们的聚会,或请他们讲道,或送学生到他们面前受教,在神面前真是大恶了。」 

    与假师傅和假教会联合,不象你所说的,不是里面的眼睛明亮,乃是灵眼迷糊;不是度量拓展,乃是容让罪恶;更不是以耶稣的心为心,乃是不以神忌邪的心为心(民2511)。 

    包容异端(不论是异端份子或异端教训)都是主决不允许的。启示录的七个教会中,其中三个(将近二分之一)都涉及到这个妥协的问题。以弗所教会,因着分辨清楚、不容异端而受到主的称赞(启 226);反之,别迦摩教会和推雅推喇教会,却因分辨不清,包容异端,而受到严厉的责备(启214-1620)。

    今天,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徒 2028),守好羊圈的大门,不要容让异端进入教会。千万不要打着爱心、合一、包容的旗帜,却行违背圣经的妥协之路。 


2、为什么要藉着高举王明道,搞分门结党、制造分裂呢?我们只当效法基督、高举基督,不要高举人、崇拜人,因为世上没有一个完人。

陈鸽答:圣经当中,正如教会历史和现实生活当中,有正面人物,也有反面角色,每个人物都有个人的长处与短处。他们的优点,我们应当效法学习;他们的缺点,我们应当引以为戒。

    当然,除了主耶稣基督之外,没有一个完人(来 13:8)。虽然圣经没有记载但以理和约瑟的大过失,但我们知道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 3:22b,23)。连大卫也犯了奸淫和杀人的罪,所罗门也贪恋女色、晚节不保(参:王上 11)。然而,大卫仍是我们当效法的好榜样(不是他的罪,乃是他的勇于认错、彻底悔改);反之,所罗门却成了我们的反面教员(因为他老年失节、执迷不悟)。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 10:11-12 

    王明道自己承认,他曾有八年的妥协软弱,然而后来他认罪悔改,靠主重新站立,跑完了当跑的路,守住了所信的道,不愧为后人的好榜样。宋尚节的脾气也是臭名昭著的,然而他那如孩子般单纯、透明、正直、常常自洁与忌恶如仇的心志,实在值得学习。正如(来 13:7)所言:“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我们效法先圣先贤的好榜样,怎能说是分门结党、制造纷争呢?

    (诗 15)大卫论到那寄居耶和华的帐幕、住在耶和华的圣山之人,说:他不以舌头谗谤人,不恶待朋友,也不随伙毁谤邻里。他眼中藐视匪类,却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我们尊重敬畏耶和华的人,有什么不对呢?这与崇拜人、高举人怎能相提并论呢?

 

3难道三自会中没有重生的信徒,蒙召在自己的本位上尽忠吗?三自会中也有爱主的信徒留在其中事奉主,就如「但以理」留在巴比伦的王宫中,「约瑟」留在埃及地,还有先知留在拜金牛的北国里,在神所托付他们的岗位上尽忠职守。 

陈鸽回复楼上的弟兄(或姊妹):的确,三自会中有真正重生得救的弟兄姊妹。他们或因无知(不明三自真相),或因妥协,就留在三自会中,但无论如何,都是不应该的,因圣经明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林后 614-17)三自会是以假师傅为首的假教会,所以神的儿女不应该留在其中。这与约瑟留在埃及和但以理留在巴比伦王宫,根本是两回事。正如保罗说的:我先前写信给你们说: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此话不是指这世上一概行淫乱的,或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这样,你们除非离开世界方可。但如今我写信给你们说:「若有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吃饭都不可(林前 59-11)。(神没叫我们像和尚尼姑一样与世上的罪人隔离,乃叫我们远离那些自称是弟兄却言行不一、继续犯罪、不肯悔改的人。)

    我们不能说三自会中的弟兄姊妹是爱主的在神所托付的事奉岗位上默默尽忠,只能说他们是糊涂的妥协的弟兄,因为他们违背了(林后 614-17)分别为圣的教训。(约二 9-11)又说: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份。”所以,我们应当用爱心劝三自会中的弟兄遵行圣经的教训,从中出来,而不是支持他们、助长他们。如此行,就是在他们的罪上有分。 所以,海外的「双轨路线」是不合乎圣经的。

 

4难道信徒不可以进入三自会去改造它吗?你叫信徒都离开三自会是反理性的,因为如果信徒都离开了,那么有谁来帮助里面的人?有谁来改变三自的现状?有谁在三自里面作光作盐?

陈鸽回复:也许您误会了,我并非反理性,而是说理性必须顺服圣经。马丁路德说:一个不顺服圣灵的理性,是个娼妓,水性阳花、人皆可夫,没有定见,随风摇摆,人云亦云。惟有当我们的头脑顺服在圣灵所启示的圣经之下时,才有定向,才有亮光。(To understand the Bible, we must stand under the Bible.)

    三自会是个有纲纪、有章程的组织,它的就是耶罗伯安王和它所指派的傀儡「丁主教」,它的主导神学思想,就是离经叛道的现代派神学,因此,三自会显然是个「异端」。一旦你登记、注册(就算可以不加入三自),即归属它的名下,就玷污了自己。尽管天高皇帝远,尽管可以钻它空子,但仍然摆脱不了「该撒」的阴影。所以,经上明说:你们(神的儿女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林后61417)请注意:务要是个命令,不是个选择。我们必须出来,不可违命。 

    你若不听从主的吩咐、反倒自作聪明、想要留在三自会里面多得些人;这正如一个姊妹,违反主的教训,去嫁个外邦人,想要赢得他一样,结果必定自遭亏损,因你第一步就妥协了。你以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怕入了虎穴,就自身难保了,因神的命令是叫你与它划清界线(约二10-11),不是叫你与它纠缠不休。

    你不可能闯进三自会里面去改造它,因它的已经事先定下了它的规章制度、宗教政策、主导神学、和神职人员,这些是你我无法改革的。所以,你不能在它的统治之下,造它的反、钻它的空;你必须毅然离开它、弃绝它,然后重新按着山上的样式(出 25940)去建造合神心意的教会;而且你也必须身先士卒,坚诀与三自会分别为圣,才能帮助里面的糊涂人或妥协者,跟着你一起勇敢地脱离它的辖治,恢复在基督里的自由(加 5113;约 831-32)。

 

 5、反三自不就是反政府吗?三自在政治上顺服拥护政府,如此说来,反对三自的就是政治上反对政府,那么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思想。

陈鸽回复:主耶稣被带上罗马政府的法庭,巡府彼拉多看出犹太人是因着嫉妒要陷害耶稣,三次公开宣布说: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约18381946)但犹太人说:按我们的律法(犹太人的宗教法)他是该死的,因他以自己为神的儿子。因此,彼拉多明白:耶稣的案子是宗教问题,不涉及政治,于是想要释放耶稣,无奈犹太人喊着说: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该撒(罗马皇帝)的忠臣。凡以自己为王的,就是背叛该撒了。(约1912

    这一招好毒,将了彼拉多一军,因为犹太人上纲上线,将耶稣的案子提升到政治问题。他们给主耶稣扣上自立为王、背叛官府的反动帽子;若彼拉多不处理耶稣这个政治犯,他自己的乌撒帽就难保了,迫不得已,他只好洗手将耶稣交出来去钉十架。记得吗?当主耶稣在十架上时,他的头上悬挂的罪名是什么?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即:反革命份子)。政治罪名!

    主耶稣的判刑与定罪与众不同:别人都是因着他们的所作所为(杀人、抢劫、奸淫、谋反、等等),而主耶稣却是因着他的身份问题(他自称是神的儿子)。这是主耶稣惟一的罪名,与政治何干?不错,他的确是以色列的王,然而,他的国不属这个世界。他说: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闹革命、反政府)……”(约1836)他的政权是天上的、终极的、至高的(他是万王之王,天地的主宰),有一天,万膝要向他跪拜,万口要承认,耶稣基督是主、是王(腓210-11)!!!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