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三自会

教会立场3:黑白灰(陈鸽)2008

以上我们已经查考了
A:圣经的立论,B:历史的实例;现在,让我们来看 C:现今的争战。

 传道与卫道

 王明道先生曾说过,一位忠心的牧者有双重的职责:一是传道(太 2818-20;约 2115-17),二是卫道(犹3-4;徒2027-31)。传道就是引人归入主的羊圈、更喂养造就他们;卫道就是把守好羊圈的大门,不让披着羊皮的狼混进教会。他说,我们必需二者兼顾,缺一不可。我们若只传道,不卫道,那么传了半天,最后假师傅又混进教会,混淆真道,吞吃小羊,我们不就前功尽弃了吗?所以,我们不仅仅要广传福音,领人归主;更要分辨道路,抵挡异端,站稳立场,才不负所托(提后41-8)。

 休兵的教会

 可叹,今天许多人提倡双轨三势,他们不分黑白,不分立场,不分敌我,不分道路,只求传道,不管卫道。为什么?因为卫道者需要争战、需要付代价!当卫道者勇敢地揭开假师傅的羊皮,暴露魔鬼的诡计时,它不会乖乖地束手就擒,反而会无情地反扑、无理地反攻。卫道者必需挺身与豺狼博斗,不顾自身的荣辱,不计个人的得失,紧跟良牧的脚踪,甘心为群羊舍命(约1011-13;徒2022-24)!这是场生死的博斗。所以,许多人宁可偃旗息鼓,息事宁人,明哲保身。还美其名,我们只传福音,不搞纷争。哀哉!今天教会虽热心的传道者不乏其人,但忠心的卫道者却寥寥无几。因此,群羊迷茫,困苦流离,成了可怜的掠物。有谁愿为主的羊圈儆醒守望呢(赛 569-11)?有谁愿为主的荣耀英勇奋起呢(帖413-14)?

 为什么要争?

 这一系列信息的始因是《生命季刊》在2007年底的中国福音大会上,再次容让滕近辉牧师主领。于是,我在网络上公开表示反对(注 1),因此,有些支持《季刊》的肢体也公开反对我。我说他们妥协,他们说我自义;我责备他们不自觉地推动三势,误导众人,他们反责我无限上纲、株连九族;我劝他们要悔改,他们反劝我要悔改。到底谁是谁非?谁对谁错?谁是贼喊捉贼呢?

 当然,双方都不是,而是主内弟兄;我们不是仇敌,乃应该是站在同一阵线,共同抵挡撒旦的战友,但其中一方一定混淆了立场,所以观点才会如此南辕北辙。正如我所说的,蝙蝠看世界都颠倒了,其实是自己立足点反了。所以,我们都需要回归圣经(诗篇11989105130165),从神的角度来判断是非。

 为什么我坚决反对《季刊》容让滕牧师主领呢?

 一、因为滕牧师1988年陪同《灰营》总司令葛培理(注2)到中国的三自会作翻译官(注 4),共同友好访问《黑营》中国部的总头目丁光训;二、直到2007年底,滕牧师依然是《灰营》总司令的继承人葛福临布道大会的荣誉主席(注 3b)。正如滕所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葛福临步其父的后尘,又应《三自两会》副主席邓福村之邀,准备2008年正式访问中国的《黑营》。滕近辉多年来一直大力支持亲三自的葛氏父子。不但如此,三、滕近辉也在与三自公开合作的宣道会中担任领导,更是支持三自的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建道神学院的荣誉院长(注 3a)。

 滕牧师一方面鼎力支持家庭教会,另一方面也大力支持与三自合作。他既主领2007中国福音大会的圣餐,又是2007葛福临布道大会的主席。他为家庭教会向主感恩,同时也为亲三自的葛氏父子感恩。他左右逢源,一脚两船,两边认同,这就是典型的双轨路线

 1997滕牧师年在纽约「基督徒灵命进深会」讲道时,清楚表明了他的双轨立场。他说:“……我们常常听到家庭教会蒙恩的消息,也听到公开的礼拜堂教会蒙恩的消息,两方的好消息都有,也有些弟兄姐妹传来的消息,公开礼拜堂里面的会友参加聚会,也在家庭礼拜参加聚会,两方都参加,也成了一种沟通的渠道。感谢神!今天还是保守了三自教会的信仰,你看原来三自教会的领袖是新派的神学,但经过了这几十年的情况,三自教会很明显的主流信仰成了福音的信仰,圣经的信仰,很多人都体会到神的作为,神的恩典两边都有。(注 8

 这《双轨路线》不是滕牧师一时的差路,乃是他一贯的道路。这有什么不妥呢?的确,三自会里有重生的弟兄,家庭教会里也有些败类!正如有人说的:天主教中有真信的,基督教里也有假冒的。既然两边都不完全,为什么不彼此接纳、主里合一呢?”“使人和睦的不是有福了吗?

 滕近辉所提倡的《双轨路线》有什么不对呢?

 答:一、三自会(正如天主教)它的不对,这是原则性错误,因是发号施令的,一错百错(西118219)。今日医疗科技发达,医生可以换心、换肾、换肢,但不能换头;一旦头改变了,身份就不同了。三自会的本质问题就出在这儿:它不是基督的身体,而是牛头马面;不是基督的新妇,而是个淫妇;不是神的教会,乃是魔鬼的黑营

 二、三自会的主流信仰不是滕牧师所说的圣经的信仰,乃是丁光训所倡导的新派的神学,这才是三自会名正言顺的官方立场,这异端的正在主宰着三自的身子(身子不能主宰头)。丁正在积极地推行离经叛道的神学思想建设、提倡因爱称义、淡化因信称义,更在努力地培养下一代、爱国爱教、坚持三自路线的接班人。(注 9

 固然,许多不明真相的信徒与一些妥协的牧者仍纠缠在三自会中;固然,在那里也有主的眷顾与怜悯(不是主的祝福,乃是怜悯)。但信徒一旦知道了实情,就不该继续与三自同负一轭;反之,应当遵行元首基督的命令: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 (林后614-17)。

 但滕近辉牧师,身为教会领袖(各31),不是不明白圣经,也不是不清楚三自内幕,但他却不忠心卫道,不鸣钟警世,反而提倡双轨,鼓励参合,混淆黑白。不但他自己妥协了《白营》的立场,更带领神的百姓误入了《灰营》,正如早年被誉为中国「神学泰斗」的上海灵修院长贾玉铭老牧师,他虽曾公开宣布参加三自会是违背神旨意的(注 6),但1954年在威逼利诱之下,他无可奈何地加入了,又被选为全国三自会副主席。结果,教会随之妥协,兵败有如山倒。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太 2631)。因此,我坚决反对《季刊》容让滕近辉主领。他并非在压力之下,乃在太平盛世,率先陪同葛培理与三自会建交,又主动倡导双轨,鼓励《白营》与《黑营》合作,实罪疚难推。(加211;各31

 坚持《家庭教会》立场的《季刊》,怎能容让《双轨路线》的滕近辉带领呢?举着《白营》旗帜的《季刊》,怎能邀请一个灰旗手扛大旗呢?高举《十架道路》的《季刊》,怎能容忍一个不忠心卫道的妥协者主领呢?提倡信仰纯正的《季刊》怎能容让一个涉足《灰营》又不肯悔改的牧者领队呢?这不是混淆黑白、误导众人吗?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们看见《季刊》言行不一、妥协立场的负面榜样,自然上行下效,不知不觉地走上第三势力的《灰营》路线。所以,我不得不再次敲响警钟!

 有人说:陈鸽自义,贪图虚名,哗众取宠,想要藉着打击名望人出风头。

 主耶稣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太 7:1-2

 使徒保罗说: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不是完全不当回事,而是看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NIV 译作:“My conscience is clear, but that does not make me innocent.”或直译作:我虽问心无愧,并不表明无罪,或并不见得完全清白。),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著称赞。”(林前4:1-5)

 有人说,既然如此,陈鸽为什么要论断滕近辉和《季刊》呢?


 不!我没有论断(揣测)他们暗中的隐情人心的意念(林前 45),这是神所禁止的;我乃是根据他们实际的行动与经上的教训,句句定准,按公平断定是非(约724)。弟兄姊妹,不可混淆不义的论断公义的判断。哥林多人的问题就出在此,他们不该论断的(保罗内心的动机),却随意论断(林前 41-5;林后 1010);该当机立断的(教会中显明的罪恶),却优柔寡断(林前5312-13;林前 65)。这些都是灵命幼稚的表现。(林前 31-3)(注 7

 有人说:为什么不照着(马太18)的教训,按部就班,先私下劝戒滕牧师呢?为什么不隐恶扬善呢?


答:因为「教会立场」与「个人恩怨」是两类不同的问题,处理的方式也不一样。记得「安提阿」两个使徒的对峙吗?教会的柱石彼得行的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甚至连大有威望的老仆人巴拿巴也瞻徇情面、随伙装假了!因此,保罗就在众人面前”“当面抵挡他(加21114)。

 为什么保罗不私下处理这个分歧呢?照常理说,他应该把彼得叫到一边,在他耳旁窃窃私语两句。这样,既不伤个人自尊心,又不破坏教会的和睦,两全齐美,多智慧啊!不!恰恰相反,当保罗见彼得行的不正,就当场、当众、当面抵挡彼得!不但如此,他还写信到老远的「加拉太」外邦人教会,把老前辈彼得和巴拿巴的过失公诸于众,还记在经上,公诸于世,流传万古。

 这岂不太过分了吗?岂不叫人心寒吗?为什么要小题大做呢?为什么不彼此包容呢?为什么不隐恶扬善呢?难道保罗想要篡夺彼得大主教的领导地位吗?还有,两个传道人公开闹意见,教会岂不要分裂?信徒岂不要绊倒?这岂不叫亲者痛、仇者快吗?

 为什么保罗不顾全大局,照着(太18)先私下和解呢?

 答:因彼得行的不正(不是讲的不对,乃是言行不一),虽他的道理没错,道路却偏差了;他的信仰纯正,立场却站错了,实在有可责之处(加211,英文NIV“clearly in the wrong”直译为明显有错);又因彼得德高望重,公开妥协,绊倒众人,影响深远,所以保罗必须公开抵挡,公开面对,公开纠正(提前 519-20),免得《白营》的见证被玷污,也免得众圣徒被误导。保罗不瞻徇人的情面,以神的国度为念,这才是顾全大局!感谢主,彼得没脑羞成怒,没公开反驳,也没私下报复,更没容让同情他的弟兄们群起反攻保罗;相反的,彼得默认了他的过失,日后更谦卑地承认保罗使徒的权柄(彼后315-16),真不愧为主耶稣选立的使徒、教会的柱石(加 29)。

 有人说:陈鸽以使徒自居,有先知情结

 答:不!今天没有使徒或先知的「职分」,只有使徒和先知的「功用」(注 5)。我既不是使徒,也不是先知,也不受按牧。我不过是引用圣灵启示先知和使徒所写的圣经,本着无愧的良心说话,只愿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 215);尽管我不完全,我的解经也未必百分之百,然而,我愿竭力、我愿尽忠(林前 41-5)。我若有错,请用圣经指正,以真道服人;而不是无凭无据,罗织罪名,强行定案。这才是论断弟兄!

 正如唐崇荣牧师常引用的奥古斯丁的话,说:若我偏离了神的道,请离开我,回归圣经。这是任何一个忠心的主的仆人,应存的心态:不是引人归己,乃是引人归主;不是叫人听自己的话,乃是听基督的话;不是来跟随我,乃是跟随基督,正如施洗约翰(基督的开路先锋),他的心志乃是将万人引向基督。

 他必兴旺,我必衰微

 看哪!多神气啊!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路 728)!他大摇大摆地走在基督前面,抢尽了风头!不!不!施洗约翰的伟大,乃在于他的降卑!他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可 17)。我算得了什么?

我不过是在基督前面、谦卑开道的小使者,但我所迎接的却是那位至尊的大君王!“……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 129

 惟他是众望所归,我不过是为他预备道路的无名传道人罢了!

他是神所应许的荣耀的君王,我不过是为他修路的卑微的小工而已!

他是历世历代众圣徒所盼望的基督,我不过是旷野中为他呐喊的声音罢了。

他是天地的主(至高的主),我不过是他无用的仆人(路 1710),岂敢喧宾夺主!

我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不是那先知!我啥都不是!(既然如此,你有什么权柄说话?凭什么给人施洗?)

 约翰说:我不过用水施洗,但他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洗!我算什么!他才是婚筵的主角,我不过是个配角;他是新郎,我是伴郎。(伴郎必需靠边站,伴郎不敢抢镜头,因为新妇是属于基督的!)当新郎得着他的新妇,基督得着他的教会,我的喜乐就满足了。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30)。惟他配得荣耀、配受赞美!我五体投地、俯伏敬拜!愿颂赞、荣耀、权柄都归于基督我主我王,直到永远!阿门!这就是十架道路(参:约 1232;撒下 1930)。

 

 1我会拒领滕近辉牧师
2007《中国福音大会》主持的圣餐(陈鸽)(2008-3-20
http://larryltpan.blog.sohu.com/82395283.html

 2一个妥协派的标本:葛培理(陈鸽)

 3a:三自会的天风杂志2007年第11S期登载一文:全国两会同工访问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其首任及荣誉院长是滕近辉)http://www.cqvip.com/QK/85502X/200711S/25805917.html

 3b:“一只脚,两条船,真是令人费解(陈鸽)http://larryltpan.blog.sohu.com/82387580.html

 4 1:滕牧师一直是《生命季刊》的首席顾问。

22003年,滕近辉是《福音大会》的主讲。

32005年,滕近辉在香港《家庭教会同工会》开幕式中致词。

42007年底,滕又主领《中国福音大会》圣餐。

参:陈鸽对生命季刊早年的劝戒书信留底

 5:参忠于所托(使徒的传承)http://v.youku.com/v_show/id_cz00XMTUwNDQ0NTI=.html

 6反右运动五十周年系列论到三自会的创立与贾玉铭等人的失足http://chinaaid.org/chinese_site/press_release_detail.php?id=2145

 7不义的论断公义的判断(陈鸽)

 8三自教会的信仰纯正吗?——
向滕牧师请教全文摘自《儆醒》作者:王国显
https://guodu.ccim.org/viewthread.php?tid=6584&extra=page%3D1

 9:(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 2008 年本科招生简章《办学方针》:我院是基督教神学院,培养在政治上拥护GCD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祖国,坚持中国教会的三自方向,在灵性和神学上有一定造诣,品德优良,身心健康,能在灵命上供应信徒、真道上带领信徒,并按三自原则办好中国教会的人才。

补充:滕近辉牧师已于2013年12月19日,安息主怀。丁光训也死了,老一代都过去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旧事重提呢?

正如聚会处的弟兄论到倪柝声的往事时,常说:“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要翻旧账?到底用心何在?”就这样搪塞过去。

 陈鸽答:

希伯来书11章的信心伟人,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摩西也都死了,但主耶稣说:……神在经上向你们所说的,你们没有念过吗?他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太 22:31-32

亚伯……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 (来 11:4第一代出埃及的以色列人早已倒毙旷野了,但他们的死亡却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好叫我们引以为戒,正如(林前 10:11-12)说的:“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

 圣经从不禁止我们讨论前人,相反的,神要我们从古人身上,学习教训、学到功课。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来 13:7)“亲爱的兄弟啊,不要效法恶,只要效法善……”(约三 11 

无论个人、教会、机构、或宗派,若不敢正视过去的错误,也不能面对将来的挑战;若不愿承认从前的失败,也不能担负当前的使命。

箴言 28:13 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