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改革宗

中国教会的走向:“灵修派”与“学院派”之间的平衡(陈鸽)

“灵修派”与“学院派”之间的平衡(2018-8-12)

彼后 3:18 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

 恩典和知识

今天中国教会,大致选择了两个取向,即“灵修派”(追求恩典)和“学院派”(追求知识)。

“灵修派”就是注重读经祷告,在圣经和膝盖上下功夫,追求圣洁生命的基督徒。

“学院派”就是注重教会传统,在神学和教义上付代价,追求学术卓越的基督徒。

这两者各有利弊,但缺一不可。

走“灵修派”道路的以农村、老一辈居多,他们的长处是敬虔的生命、美好的见证、属灵的榜样,而他们的缺欠就是趋向反智主义、灵意解经、闭门造車,与教会历史的传承脱节。

走“学院派”路线的以城市、年轻人为主,他们的优势是知识丰富、博古通今、关怀社会,与时接轨,然而他们却往往目中无人、骄傲自大、生活没见证、忽略了与主的亲密关系。

教会代沟

因此,两派之间,常有误会,多有嫌隙。

城市教会和农村教会,往往不能同心事奉。有知识的年轻人看不上没文化的老前辈,新一代的精英分子藐视老一代的属灵人。他们甚至连王明道、袁相忱、林献羔都不放在眼里,因此,老前辈常为狂妄的少壮派而摇头:“哎,年轻人!只有知识,没有生命”,但自己又缺乏见识和文化,实无能为力;反之,后起之秀也常为封建的老人家而叹息:“哎,老古董!只懂祷告,不学无术”,但自己又缺乏属灵的分量,也无可奈何。

这就是今天中国教会所处的张力和瓶颈。

各有利弊

其实,这两派都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我们需要取长补短,彼此配搭,达到平衡,教会才有出路。

请注意,我们所追求的“平衡”,不是做好好先生,妥协立场,两边讨好,左右逢源,谁都不得罪,乃是竭力地回归圣经,持守正道,不偏左右。

彼后 3:18 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

 主次有序

 注意!先是“恩典”(灵性)后是“知识”(理性)。虽然两方面都需要“有长进”,缺一不可,但先后有序。先是“恩典”(即与神的关系),后是“知识”(即神学的追求)。换言之,灵性高于理性。我们不可舍重就轻、本末倒置。

 缺一不可

 “灵修派”的前辈,在“恩典”上长进、灵性上有追求(读经祷告)是必须的、不可少的;然而“学院派”的精英,在“知识”上增长、理性上的追求(神学培训)也是正确、美好、讨神喜悦的。这两者并不矛盾,乃是并行的、和谐的。换言之,我们不但要在圣经上好好下功夫,也要在神学上牢牢打根基;不但要好好地读经、祷告、与神亲近,也要继续地学习系统神学、教会历史、属灵传承,甚至若有机会,也可以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

 “恩典和知识”(灵性和理性)两者要兼顾,不可顾此失彼,但切记,先后有序,我们先要在圣经上深深扎根、并藉着祷告与主有密切的灵交,然后再追求理性上的神学装备,千万不要主次颠倒了。

 偏废的后果

 若有忽略或偏颇,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让我举一些负面的例子并从中学习功课:

 1)“灵修派”的偏激:只要圣经,不要传承。

 早期,王明道先生是典型的“灵修派”,他尊重圣经,热爱圣经,然而,也许受到时代的限制,或因对“现代派神学”矫枉过正的回应,所以,他没有接受正统的神学培训,也不甚明白教会历史的传承,因此,据说,他信主初期,曾坚决反对“三位一体”。

 当然,不要误会,王先生绝不是异端,他坚信圣经的启示,也有正确的三一神概念,但他却拒绝使用圣经没有的“神学术语”。这就是“唯读”圣经、不要教会传统所带来的后患:你闭门造車,结果发现自己另立门户,与众寡合。

 弟兄姊妹,我们读圣经,爱圣经,有亮光,有感动,非常好,但要知道,历世历代爱主的圣徒都在读圣经,他们也有亮光,也有感动。我们不能忽视历史、丢弃传统、藐视前辈,乃要珍惜古人遗留给我们的属灵遗产,在他们一脉相承的基础上,继续建造我们信心,更上一层楼,恩上加恩,力上加力。正如牛顿说的,“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If I have been able to see furtherit was only because I stood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历史的佐证

 我们真要为教会历史上丰富的属灵资源而感恩!前人的领受、智慧的结晶、解经的亮光、天路的经历、先辈的传记、属灵的书籍,可以印证我们在圣经中的发现和属灵的经历,原来不是什么新发明,乃是同被一灵所感,继往开来,承接“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罢了。

 反之,我们若有什么“新亮光、新领受”,与先圣先贤的不符合,甚至违背教会的传统,我们就要三思了,因为正统的信仰,不是今天才有的,乃是那古旧的福音,那历久弥新、亘古不变的真道。所以,要小心新奇的道理。真的不会是新的;新的可能是假的。我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 

 王明道归正

 感谢主,王先生后来醒悟过来:自己专研圣经还不够,更要明白教会传统、与历代的众圣徒相通,所以1955在他写的《我们是为了信仰》一文中批判三自会现代派的创始人吴耀宗,引用吴君的“信主”见证,论到吴君读耶稣“登山宝训”时的震撼和激动,吴君说:

 “然而问题来了。……除了圣经本身以外,基督教神学还有一套直接或间接地从圣经引申出来的信仰——道成肉身,童贞女生耶稣,复活,三位一体、末日审判,耶稣再来、等等。这些都是荒诞离奇,不可理解的信仰…………。”吴耀宗君著《黑暗与光明》(76页)

 因此,王明道批判他说:“吴君毫不隐讳的说明‘道成肉身,童贞女生耶稣、复活、三位一体……这些都是荒诞离奇,不可理解的信仰……。我对于这些信仰,无论怎样勉强自己,始终不能接受。”由此可见,后来(1955)王明道改变了从前的观念,并且接受了教会历史上对“三位一体”的神学陈述。

 现代古董

 再举一个专注研究圣经却忽视教会传统的例子。

 我们曾经到了北方某地,遇见一位敬虔的老弟兄,他极其钦佩王明道,自己生活很严谨,决不涉足三自会,也不与世俗为友。他所带领的教会也跟从他佳美的脚踪,在世上分别为圣,做光做盐,传扬福音。但他几乎谁都不接触,谁也不接待。这不怪他,因他早年曾敞开心门接待过海外的“牧师”,结果反而引狼入室,带来混乱,所以如今他谨小慎微,紧闭门户,属灵书籍也要经过他慎重的过滤和把关才让弟兄姊妹们去读。这些都很好,也是一位忠心的牧者为羊群守望当尽的本分。

 然而,他却持守一些奇怪的观点,例如:1、他反对三位一体,2、他反对过圣诞节。(据说早期他还反对使用手机,如今开放了。)3、他反对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或“圣徒的坚忍”),原因和王先生一样:圣经没有提过,他就完全弃绝。虽然精神可嘉,但其实他的偏执是源于他对圣经片面的理解,并他对教会属灵传承认识的缺乏。

 爱的团契

 但当我和弟兄交通时,发现他的基本观念和立场都是合乎圣经的,只是他不肯随从“教会传统”使用“神学术语”。所以,他与其他肢体都格格不入,没有来往,对我们也深怀芥蒂,保持距离。但我可以理解他,也很接纳他。这样一位多年为主摆上、甘心受苦、忠贞爱主的弟兄,我怎能不敬重他,不爱他呢!

 彼此劝勉

 第二天,我们告别时,我问他有什么最后的劝勉。他说:“信仰的圈子,不可以放的太宽,也不可以收的太紧,要不大不小。”

 我回答:“阿们!”

 他又反问我,对他有什么最后的劝诫。

 我回答:“正如你劝我的一样,这个信仰的圈子,要按照圣经的尺度划的不大不小,合乎中道。”

 感谢主,藉着现代通讯(我提醒他儿子,一定要为老爸申请个微信号),我们继续保持友好的交通,我还发了不少文章给他,他都仔细阅读、考察,最后他微信我,表示主里的阿们和认同。

 最大是爱

 也许我永远改变不了他,但我记得圣经中“爱的篇章”:

 林前 13:1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2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麽。3 我若将所有的 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13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约一 5:1 凡信耶稣是基督的,都是从神而生,凡爱生他之神的,也必爱从神生的。

 麦克阿瑟

 就连德高望重的麦克阿瑟牧师(John MacArthur)也曾犯过违反教会正统的错误。众所周知,麦克阿瑟是现代按卷解经的权威,圣经滚瓜烂熟,他40年如一日,每周按卷逐句解经,才讲完了新约的27卷,并出版了一系列的解经书和许多著作,但也许因他早期受到当时流行美国的“时代论”的局限性的影响,对教会历史上系统神学的教义有所疏忽,所以,他的基督论发生了偏差,违背了历史上正统的教义,因此,众人群起攻之,甚至有人定他“异端”。(麦克阿瑟“非正统”的错误和李常受的“异端”截然不同。所有的异端都是错误,但并非所有的错误都是异端。)

 后来,麦克阿瑟醒悟过来,就写了一篇自我检讨。这是他的开场白:

 奥古斯丁

 “希波的奥古斯丁(Augustus of Hippo)晚年时,精心地复查他所有的著作,然后在注释中,事无巨细,一一列出了他早期作品中上百成千处的更改,来纠正他所察觉到的从前的错误。这本名叫《撤销》的书,充分地证明了奥古斯丁谦卑的心态和求真的热忱……。他坦诚地面对自己的缺失,显明了为什么他能够成为后代敬虔学术榜样的原因。我(麦克阿瑟)常巴不得也有机会再次检察我所有出版的东西,但我怀疑,有没有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来完成这个使命……。”

 勇于认罪

 麦克阿瑟讲了3000多篇道,又出了几百本书,复查的工程太浩瀚、太艰巨了!然而,一旦他认识他从前犯的错,就勇于悔改。他立即撤回他写的《希伯来书解经》并其它出版上和音频上的错误,甚至不惜销毁许多未发行的书籍,并承担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因此,至今他80高龄(生于1939)仍是全球正统教会所尊重的榜样并效法的楷模。

 好,看了“灵修派”容易陷入的网罗和偏激,我们再来看“学院派”的陷阱和错误。

 2)“学院派”的偏激:注重传承,忽略圣经。

 近十多年来,自改革宗之风吹进中华大地,掀起了一阵“归正”的风暴,年轻人一窝蜂赶上了“学神学”的潮流。神学院校、家庭教育,网上学道,如雨后春笋,纷纷崛起,并且大行其道,然而,结果是利或弊呢?

 是利?是弊?

 我们这一代中国信徒,都是亲身经历过“归正热”的见证人,“学院派”的果子就在我们的周遭,甚至在我们自己身上都昭然若揭。

 其利?很明显,是信徒对系统神学、教会历史、传统教义、圣经原文、等等知识上都有了长进,这显然是一件好事,然而,其弊呢?我想,有两方面,一是生活上的不协调,二是教义上的开倒车。

 生活脱轨

 我们先看生活上的问题:往往年轻人,学习能力强,道理懂得多,但灵命跟不上,就导致眼高手低、骄傲自大、以知代行的问题。他们受了神学装备,回到本地教会,有如土包子开花,不可一世。虽然似乎道行很深,但生命却肤浅幼稚,讲的好像头头是道,生活却漏洞百出,并且喜欢小题大做,结果反而挑起争端,给教会带来嫉妒、纷争、结党、后患无穷。

 我所认识的、受了最优良“改革宗”神学装备的神学生,大多给本地教会带来不合,甚至不欢而散。为什么会这样呢?照理来说,真知识应该带来平安、仁义的果子(弗5:9,腓1:11,来12:11),为什么往往适得其反呢?

 头大身小

 这就是“学院派”注重传承、忽略圣经的后果:他们的理性很强,灵性很弱;知识很大,生命很小;信经会背,祷告松懈;教义都懂,爱心缺乏。所以,我们强调主次有序。先要在圣经上扎根,然后再学学习神学。换言之,先注重灵性,再装备理性。不可舍重就轻,本末倒置,否则就会培育出“头大身体小”的“蝌蚪基督徒”或“蘑菇神学生”的怪胎。

顺便提一嘴,今天常有人问我,该不该读神学。我相信,对一个委身全职服事的人,只要把握好主次,神学装备还是很有益的。然而,既然大多神学院走的都是不平衡的“学院派”路线,你更需要注重灵修、祷告、读经、密室中与神亲近。否则,“宁可卖豆腐”(注7),也不要误人子弟。

 教义倒退

 看完了“学院派”生活上不协调的问题,我们再看教义上开倒车的问题,让我举两个例子:一是他们对“婴孩洗礼”的接纳,二是他们对“政教联合”的默认。今天中国学习归正的“学院派”,大多接纳了这两条教义,为什么呢?

 因为马丁路德和加尔文改教时,保留了婴孩洗礼的传统,也借助于政*治的势力,所以后来英国的清教徒,在英国内战(English Civil War)期间(1642-1649)制定了《西敏信条》(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和大小要理问答(Larger & Shorter Catechism)也包含了这两个教义(注1)。这些就成了今天传统“长老会”所持守的信仰告白。

 美中不足

 当然,我们承认《西敏信条》的优越性,这是120位敬虔的清教徒,根据加尔文神学,多年的探讨,同心的寻求,精心的杰作,正如一位神学家说的:“这是人所构思并写出有关我们所称‘福音派信仰’中最齐全、最清楚、最周延、最完美、又最生动的信条……”,然而,不要忘记当时英国内战(EnglishCivil War)历史和政*治的背景,这是一份为了赢得苏格兰议会支持所起稿的宗教文件。要知道,信条或信经,再完美,也不能与《圣经》相提并论。

 看重承传

 这就是今天“中国归正运动”学院派的症结所在(即病根子):往往他们看重教会历史、属灵传统、信经信条、系统神学、名人观点,过于“经上所记的”。

 婴孩洗礼

 就拿“婴孩洗礼”为例(注2),一个人若诚诚实实地读圣经,并且本着新约更清晰启示的原则解经,你怎么都不可能把“婴孩洗礼”读出来。但你若崇尚名人、高举信条、跟从传统的话,你自然就会接受“婴孩洗礼”。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否定教会历史中属灵的承传,但要知道,这传统不是源于16-17世纪的欧洲或英国,乃是源于《圣经》第一世纪的使徒教会。那时,“重洗派”还没有出现呢!为什么要给接受“信而受洗”的弟兄们扣上这一顶帽子呢?

 看重名人

 容我引用自己写的文章中的一段话(注3):

 有一次,我与一位弟兄辩论“婴孩洗礼”的问题,讨论到最后,我追问他:凭什么接受圣经没有明确教导的传统?他回答说:“因为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加尔文、和制定威斯敏斯特信条的三百多位最敬虔的学者都接受婴儿洗礼。”

 哦!原来他看重名望人过于圣经。(当然,我们也可以引用许多敬虔人来支持信徒洗礼,但他们的见证只能佐证我们的观点,唯有神的话才是那终极的、最高的裁判与权威。)

 伟人的盲点

 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和史鲍尔(R. C. Sproul)曾友好地公开辩论“婴孩洗礼”的问题。麦克阿瑟总是引经据典,经上记着说…………;而史鲍尔总引用教会历史,某某教父说…………。(二人各持己见,争执不下,然而最后,他们仍在主里握手言和,互相接纳。)

 这两位都是德高望重、笃信圣经的忠心仆人。可见,主的仆人也可能有根深蒂固的盲点,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所以,在一些次要的问题上(如:二元论或三元论、前千禧年或后千禧年,灾前灾中或灾后被提、等等)我们当存谦卑与宽大的胸怀。要知道我们不过是人。

 3:2 原来我们在许多事上都有过失;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

 18:30 至於神,他的道是完全的;耶和华的话是炼净的。凡投靠他的,他便作他们的盾牌。

 无奈的礼仪

 周毕克(Joel Beeke)是美国的“长老会”中最受尊重并最有见识的传道人之一,2015年他亲口对我说:“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宁可信而受洗。”

 言下之意,他生在婴孩洗礼的传统中,从小就受了洗,是身不由己的。

 我们中国信徒得天独厚,(从早期宣教士)承传了信而受洗的信仰,何必再开倒车,回到没有圣经根据的教会传统中去呢?而且只是某时期(16-17世纪)某地区(欧洲、英国)的教会传统,而不是最原始、最纯全(第一世纪)使徒教会的正统。

 要知道,改革宗归正运动的本意就是要回归圣经(注4。路德与加尔文,在天上很可能会摇头叹息说:“哎,我们曾竭力引人回归基督的话,但这些人却盲目地引人跟从我们。呜呼哀哉!”

 这是信仰的倒退!

 教联合

 我们再来看看“学院派”偏重传统、却忽视圣经所导致的教义上的另一个倒退,就是他们默认了政*教联合,或“藉神权挑衅政*权”(注5)。据此教义,2015年王怡和秋雨教会发布了《我们对家庭教会立场的重申(九十五条)》。其实,他们不能代表中国家庭教会,只能代表认信《西敏信条》的“中国改革宗长老会”的立场。

 注意到没有?凡认信《西敏信条》的教会,不论美国长老会、台湾长老会、中国长老会,都喜欢从政、参政、涉政。为什么?因为《西敏信条》美中不足,留下破口!

 我再强调一次,1646西敏信条(WestminsterConfession of Faith)尽管很好,但并非天衣无缝,因它是在英国内战期间,特殊历史情况下,根据加尔文主义,为政*治联盟而起稿的宗教文献,所以不免沾染政*治色彩。因此,1689《伦敦浸信会信仰宣言》根据1646的西敏信条,对此做出修正,回归了《圣经》信而受洗的教义(可16:15-16),更回归了《圣经》政教分离的原则(林前5:12-13;罗13:1-7)。

 这才是信仰的归正!

 追根溯源

 然而,1689信仰告白,也不是基督徒终极的权威。我们的信仰必须追溯到它的源头、它的根本,就是《圣经》。为了说明这点,司布真(CH Spurgeon)为1689《伦敦浸信会信仰宣言》写下了这段序言:

 这本小册子的出版,不是为要成为你信仰的最高权威,或捆绑你的律法规条,乃是在你的困惑、争议当中,成为帮助你、造就你的工具,来坚固你的信心,来教导你学义的。藉着小要理问答,我们教会中的孩子们可以建立一个基本的神学框架,并藉着圣经的依据,可以常常做好准备,告诉别人他们心中盼望的缘由。

 你不要以这信仰为耻,记得,这是从前殉道者、改教者、清教徒、众圣徒所相信的古旧福音;更要记得,这福音就是神的真道,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

 你要活出你的信仰;让你美好的榜样证实你所信的善道。最重要的,你要常在基督耶稣里,与主同行。记得,除了主清楚的教导、圣灵恩膏的话语,其它任何的教训,你一概不要轻信。你要紧紧抓住神的道,这道已在此向你陈明了。(注6

 精巧的平衡

 你注意到吗?司布真的信仰在“灵修派”和“学院派”之间保持了美好的平衡:一方面他高举圣经,同时他也不否定传统;他强调灵性,也不否认理性;他注重真道,也不否认信条。然而,这两者之间,他说:“你要紧紧抓住神的道,这道已在此(信经)向你陈明了”。又说:“更要记得,这福音就是神的真道”,又说,“最重要的,你要常在基督耶稣里”。在这短短的序言中,我们看见了“恩典和知识”主次的关系、先后的次序。这真是不偏左右、恩膏的教训啊!

 学坏不学好

 最后,我在思考,《西敏信条》中有许许多多、先圣先贤的金玉良言、信仰规模、宝贵教训,值得我们好好默想、咀嚼、消化,并且付诸实践、发扬光大,然而,怪哉,“中国改革宗长老会”在前辈丰富的信仰宝藏当中,偏偏抓住了那令人质疑的两点(婴孩洗礼和政教联合)来大做文章。(你可知道,唐崇荣和林慈信牧师也相信婴孩洗礼,但他们从来不小题大做,甚至尽量避开争议,但“中国改革宗长老会”却往往借此挑起争端,更藉着“神权政治”大大扰乱人心。)这显明了什么呢?

 人性的败坏:学坏不学好。

 所以使徒约翰,谆谆教训我们:

 约三11 亲爱的兄弟啊,不要效法恶,只要效法善。

 约翰当时的教会中,有善与恶两股势力,就是低米丢和丢特腓的势力。丢特腓的恶势力强大,咄咄逼人(9-10),他们要排挤低米丢、压倒低米丢。

 约三9……(约翰说)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不接待我们。10所以我若去,必要提说他所行的事,就是他用恶言妄论我们。还不以此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且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 

 因此,当时的教会乌烟瘴气、恶势力高涨、小人得志,义人受压,黑白颠倒,更有许多幼嫩的信徒,分不清谁是谁非,因此糊里糊涂、左右摇摆不定、如羊困苦流离。

 在此关键时刻,使徒约翰奉主的名挺身而出,为义发声,力挺义人(12)。他说:

 12 低米丢行善,有众人给他作见证,又有真理给他作见证;就是我们也给他作见证。你也知道我们的见证是真的。 

 打美好的仗

 弟兄姊妹,今天,主藉着他的真道,也在提醒你我:

 约三11 亲爱的兄弟啊,不要效法恶,只要效法善。

 林后 13:8 我们凡事不能敌挡真理,只能扶助真理。 

 林前 16:13 你们务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强。14凡你们所做的都要凭爱心而做。 

  13:9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1西敏信条

2改革宗和婴孩洗礼的关系

3Epistemology知识的源头(陈鸽)

4,真正的“马丁路德(改革宗)精神”(陈鸽)

5,陈鸽论王怡:藉神权挑衅政权

 6,“This
little volume is not issued as an authoritative rule, or code of faith,
whereby you are to be fettered, but as an assistance to you in
controversy, a confirmation in faith, and a means of edification in
righteousness. Here the younger members of our church will have a body
of divinity in small compass, and by means of Scriptural proofs, will be
ready to give an account for the hope that is in them. Be not ashamed
of your faith; remember it is the ancient gospel of martyrs, confessors,
reformers and saints. Above all, it is “the truth of God”, against
which the gates of Hell cannot prevail. Let your lives adorn your faith,
let your example adorn your creed. Above all live in Christ Jesus, and
walk in Him, giving credence to no teaching but that which is manifestly
approved of Him, and owned by the Holy Spirit. Cleave fast to the Word
of God which is here mapped out for you.

 — Charles Spurgeon, in his preface to the 1689 London Baptist Confession

http://truegraceofgod.org/1689-london-baptist-confession/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