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时代信息

释经研究(第四章)如何解释圣经?(下)

7.上下文

    通常我们说“上下文”指的就是所研经文前后出现的那些词汇,句子和段落。这条原则强调的是:人若想得到一处经文的真正含义,就必须思考这段经文前后的词句。 如同所有词句的使用一样,圣经用词的真实含义都基于其前后使用的字词。“神”这个词若被冠以“巴力”之名后面,它的意思就与同样这个词被冠以“耶和华”之后的意思完全不同。这正像南非的班图族有句谚语说,“人之为人,乃在族中” ,意思是,一个人若是离开了自己的家人和部落,就会丧失身份。同样道理,圣经的词句如果离开了它们的词汇家族(即所用词汇前后的字词、句子和段落)也会变得语义不明。

    例如,《哥林多前书》6 12 节说“凡事我都可行……”凡事都可行?圣经真是这么说的吗?听到这话,不法之徒会一跃而起,高兴庆祝;青春期的叛逆少年会高声欢呼,手舞足蹈。这些人一直想从圣经里找到这条命令——凡事我都可行!那么,《哥林多前书》6 12 节真的是在倡导无法无天吗?绝不是!经文紧接着说:“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哪一件,我总不受它辖制。”词组“凡事我都可行”从属于一个家庭,只有看见了它的家庭成员,你才能正确理解这条命令。

    再比如《马太福音》5 43 节,主说:“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睚眦必报之人会惊呼:“瞧!神非但不怪罪我恨仇敌,反而命令我这样做。”那么在这节经文里,主耶稣真的要我们去恨仇敌吗?不是。经文接下来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忽视一条诫命的语境,竟然会颠倒神的道。实际上,忽视了这两条诫命的上下文,会导致对神的悖逆,而不是顺服。

以《以赛亚书》为例

    《以赛亚书》1 10 节说:“你们这所多玛的官长啊,要听耶和华的话!你们这蛾摩拉的百姓啊,要侧耳听我们神的训诲!”神是在对谁说话呢?如果你只读了这节经文,会以为以赛亚是在对着所多玛、蛾摩拉两座城说话。但第 10 节属于一个语汇部落,它与所处的上下文紧密联系。当你看了上下文,你的结论就完全不同了。例如,你能从 1 1 节发现:以赛亚得默示说预言时,共有四王执政,他们分别是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希西家。快速翻一下圣经辞典,你就能发现:早在这几位王统治的 1400 年前,神就已经把所多玛和蛾摩拉二城从地上烧毁了。而第 3 节记载说,以赛亚是在向以色列民宣告神的话。不仅如此,第 8 节经文是向着锡安子民(也译成女子,即旧约对耶路撒冷具有诗意的称谓)说的。最后,第 9 节也使用了“像所多玛”和“像蛾摩拉”这样的字眼。

    上下文非常重要。如果你只读《以赛亚书》1 10 节,就会误下一个结论,认为以赛亚书 1 章是对着所多玛和蛾摩拉说话。如此解经,大错特错。以赛亚是在对着耶路撒冷、犹大和以色列言说,他讲道中,拿耶路撒冷与那两座罪恶古城作了震撼人心的比较。纯正的解经必须考虑到该经文前后的词句和段落。上下文决定字句的意思,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于整本圣经。

    其实,在本章前文,当我们思想《马太福音》10 19-20 节,并在讨论圣灵引导解经法时,就已经看到“上下文原则”的功用了。这节经文的上文(17-18 节)清楚地表明,只有身处严酷逼迫这种极端境况下,圣灵才会以不寻常的方式赐你当说的话。

以《耶利米书》为例

    《耶利米书》29 11 节这句美好的经文常出现在贺卡和日历上:“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有些基督徒单单抓住这句经文,便误以为神已经应许了他们的人生总会一帆风顺。但是,如果你读到《耶利米书》29 章,你就会发现,这个应许并不是给所有信徒的普遍性应许。它不同于《诗篇》中常见的应许,如《诗篇》145 18 节说:“凡求告耶和华的……耶和华便与他们相近。”如果你见到《耶利米书》29 11 节字句的上下文,你会发现,这个应许绝不是给所有信徒的普遍应许,而是耶利米在主前五百多年,向流放巴比伦的犹太人所写书信的一部分。在 这 封 信 中 ,神应许那些被流放的犹太人,他们不会永远身处被掳状态;七十年之后,神就会将他们带回家园——耶路撒冷。

    透过这里的上下文,我们看到,这是针对一个特定群体、事关一项特定的拯救计划的具体应许,其应用范围已被限制。这处经文不是一个给全体信徒的普遍应许,应许给他们万事顺利、无病无灾的人生,就是耶利米自己,也因为忠心传道而被人憎恶、折磨、绑架、囚禁。显然,如果那样释义,在他的身上就说不通!这句经文的真正意思是:神这项公元前 6 世纪的应许,是应许以色列人,要将他们这些被掳的人拯救出来。因此,我们不能把这处经文解释为神向今天的所有信徒做出了担保,让他们一生享受安逸舒适的生活。上下文决定意思,一个词只有在句中才能称之为词。 

22 Zuck,          Basic    Bible     Interpretation,    106.

23 Van            der          Walt,       Understanding     and        Rebuilding    Africa:    From      Desperation  Today    to     Expectation    for    Tomorrow            

(Potchefstroom,       South    Africa:   The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Christianity        in          Africa,   2003),     143,      139.

Copyright             2013             IRC.               
                        Visit              us                   at          www.ChinaMuZhe.com.                       17 17    

本文简体字版权由 IRC 所有。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www.ChinaMuZhe.com

8.渐进性启示

    神启示真理的时间跨度很大——大约 1500 年。自然,他的启示将随着时间的推进,愈渐详尽。简言之,他的启示是渐进式的。 但这种渐进绝不是从错误进到正确(神的启示永远是真理),而是从部分进到完整。《希伯来书》说,这启示的终极就是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来 1:1-2)。 对 于 神 的 启 示 , 今 天 的 我 们 比 旧 约 时 代 的 摩 西 、 所 罗门或大卫知道得更多——那时他们是在等候神的至高宝训,而如今我们亲耳听到了。

    知识更加全备固然对人有益,但从反面来说,也会让今日的释经者陷入危险。神的启示随着时间推移愈渐详尽这个事实,意味着你也必须提防的一个陷阱:用后来的启示解释先前的启示(常见的是,用新约解释旧约)。 在《创世记》12 3 节,神说他会使地上的万族因亚伯拉罕而蒙福。当时神没有具体说出将来会给他们怎样的祝福。但在后来的启示(如《加拉太书》3 章)中,神说那个祝福最终便是救恩来自耶稣基督——亚伯拉罕的最终苗裔。若我们以为神在《创世记》12 章应许亚伯拉罕之时,亚伯拉罕就已明白了神这个应许的全部含义,便大错特错了。神是以渐进的方式,一点点将他计划的细节完全启示出来的。

    我们在研读旧约经文时,务必谨慎,不要把作者当时不可能知道的东西强加进去。一旦确认作者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所表达的意思后,你就可以也应该用后来的启示补充解释该处经文的含义了,没有必要装作我们没有读过圣经中接下来的部分。 然而,根据历史背景解经和后来启示的信息补充解读,是预备讲章过程中的两个不同阶段。

9.语法和句法

    “保罗去了哥林多”与“哥林多去了保罗”的意思不一样。为什么不可以呢?这是因为世界上的大多数语言都遵循一定的语言规则(例如词序等),而根据这些则,“保罗去了哥林多”与“哥林多去了保罗”的意思不可能一样。事实上,如果不遵循这些语言规则,你说出的词汇就无法形成意思。如果我写一句话“圣经你的读”,你肯定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如果我写“读你的圣经”,你一定清楚我的意思。两者有什么不同呢?因为写第一个句子时,我没有遵循语言规则;写第二个句子时,我遵循了规则。

    规则非常重要。为什么我们每四年就可以举办一次世界杯?因为足球到了哪都是足球,世界杯之所以办得成,是因为足球规则之于任何人、任何国家都是不变的。世界各地的球队之所以能聚到一起,举行一场有意义的比赛,是因为地球每个角落的球队都循着同一个规则练球。同样,我们之所以都能学说英语,也是因为所有用英语沟通的人都遵循着同样一套规则。有了这些规则,语言才有用处,才能被人理解。

    语法和句法,指的是一整套语言规则。它们能使得句子意思明确,不产生歧义。缺了这些规则,交流就无法实现。具体而言,语法指的是那些确定词与词之间关系的语言规则,而句法则是指词群彼此间的相互关联。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是语言规则上的专家,这方面的知识只能算说得过去。 但是传道人不在这大多数之列。他们要想宣讲出神的心意,就必须成为这方面的专家。神是通过词句向我们显明心意的,而这些词句的意思又取决于语法和句法规则。

    语言规则会让释经变得简单:一句经文的意思既不可能超出也不可能低于相关的语言规则给它限定的那个含义。诚然,上下文会进一步塑造这个含义。神常使用象征性语言。有时候,一个字词本身固有的、词与词之间的变通性,带给释经者多项选择。语法和句法能让释经变得简单,但并不让释经变得轻松。尽管如此,既然神说话时是循着这些语言规则说的,若我们也遵循这些语言规则,就能知晓他的心意。在许多传道人的眼中,语法和句法就像西兰花一样——明知吃了会有益健康,但非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吃。我们千万别这样。让我举个例子说明语法和句法对于神学是何等重要。1553 年,日内瓦城将一个名叫瑟维特(Servetus)的人烧死在火刑柱上,罪名是他否认耶稣基督的完全神性。尽管在新约时代,用火刑处置异端并不是正确的做法(多 3:9-11), 暂 且 抛 开 这 个 不 提 , 请 注 意 下 面 有 关 瑟 维 特 的 报 道 , 看 语 法 和句法在神学上有多么重要。   

    [瑟维特]说了一句存在着严重的句法错误的话之后,就死了;他大声呼喊“耶稣,永生神的儿子,开恩可怜我吧!”,取代了正确的说法“耶稣,永生的神子”。只因为把一个形容词放错了位置,他就被判了死刑。其实,异端之所以为异端,无非是在语法上做了手脚。(编者注:中文翻译似乎察觉不出有什么不同,其实他真正的问题是:否定了耶稣的神性和永恒性。) 

24 James  E.  Rosscup, “Hermeneutics   and  Expository  Preaching,”   in   Rediscovering  Expository  Preaching,   John  MacArthur,    Jr.  and  The  Master’s  Seminary   faculty,   (Dallas,   Texas:    Word      Publishing,            1992),      131.

25 同上,132 页。

26 J. William   Johnston,  “Grammatical  Analysis: Making    Connections”   in  Interpreting   the  New    Testament    Text: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rt  and  Science  of  Exegesis,   ed.  by   Darrell    L.  Bock   and  Buist  M.  Fanning  (Wheaton,    Ill.: Crossway  Books,  2006),   57. 

10.符合历史

    身为圣经学者,你解释的是一本两千到三千五百年前著成的书,因此,熟悉历史非常重要。 解经时,历史还原的原则能阻止你犯两个大错。第一个错误是,在读经时以当代视角去解读圣经事件。例如,耶稣当年奔波于各城各镇时并没有出租汽车,他讲道时也没有麦克风和音响设备,也没有开着摩托艇横渡加利利海。若是有人那样描述耶稣的事工显然可笑至极,因为那样的描述不符合历史。

    同样,当你读到《以弗所书》6 16 节“信心的盾牌”时,或许马上会联想到春秋战国时代诸侯国军队佩戴的那种盾牌。但在保罗的时代,罗马士兵所佩戴的却大不一样。如果你把《以弗所书》中的藤牌描述成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用的藤牌,你的解释就不合历史。除了将现代人的想法带入古代的事件之外,第二个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忘记圣经的历史本身。例如,在前文我们确定,《以赛亚书》1 章乍看之下说的是所多玛和蛾摩拉二城,但实际上不是。先于以赛亚一千多年前,这两座城就被神毁灭了。因此,若说他讲的是这两座城,显然不合历史。

    我曾听过一篇关于《腓立比书》的证道,讲道者找对了重心,着重强调“喜乐”二字在信中的重要性。为了着重强调保罗的喜乐不取决于身处的环境,他提到这封书信是保罗在狱中写下的。接下来,这位传道人对古罗马的马梅尔定监狱(Mamertine Prison)进行了一番描述,说这所监狱建在一个巨型化粪池旁,这样的地方真的很难跟保罗反复提到的“喜乐”二字联系起来。据这位讲道人所言,保罗在马梅尔定监狱写下《腓立比书》这件事说明:他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能喜乐。

    遗憾的是,这人忘记了当时的历史背景。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写作《腓立比书》是在保罗第一次被囚之际的事,也就是他在罗马被软禁的住处写的。 这次被囚,保罗并没有被关在监狱。据《使徒行传》28 章的记载,他被软禁在自己租的房子里达两年之久(徒 28:30)。 说 保 罗 的 喜 乐 超 越 了 环 境 , 这 没 错 ,但如果说他写《腓立比书》时,虽然被囚在罗马街道下那阴森、肮脏的地牢,仍能保持喜乐,那不免有失历史的准确性。一名优秀的释经者首当其冲的,就是要确保自己的解经符合圣经当时的历史。 

27  The   scholars  who        have       translated          the    Bible       into         English   (or          other       languages)    know       the          rules       of            Hebrew,  Aramaic,

and  Greek        grammar—the            original  languages             of      Scripture.          The         English   translations        that      work       the          hardest   to            reflect  

the grammar and         syntax    of            the          original   languages      are          The           New          American Standard  (NAS)        and            its        1995          Update,  the         

English         Standard              Version  (ESV),    the          New        King          James      Version     (NKJV),  and         the          King      James    Version  (KJV).     那些能将原文圣经翻译成英文的都是一些通晓圣经原文的学者,他们谙熟希伯来文、亚兰文和希腊文。英文圣经中最忠实地反映原文语法和句法的版本包括:新美国标准版(NAS)及其1995年修订版,英文标准译本(ESV),新钦定本(NKJV)及钦定本(KJV)。See    Leland       Ryken,      The        Word      of      God        in            English:  Criteria   for          Excellence           in      Bible      Translation    

(Wheaton,     Illinois:    Crossway              Books,    2002),     50-55.

28  Bernard       Cottret,   Calvin:   A            Biography,            trans.      M.    Wallace  McDonald,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00),     225.

29 Ramm,                Protestant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6.

30 Peter          T.           O’Brien,  The        Epistle    to           the    Philippians,        in            The         New        International   Greek     Testament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ch.: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1),     26.

11.字词的研究

    若想理解圣经的经文段落,就必须先弄清楚关键词的准确含义。比如,圣经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弗 2:8), 你 我 都 不 能 随 己 意 解 释 其 中 的 “ 恩 ”、“ 得 救 ” 和 “ 信 ” 这 几 个 词 。 相 反 , 我 们 必 须找出这些单词对保罗来说是什么意思。你只需一本详尽的英文汇编,再加上持之以恒,就能研究大量字词了。找出某一个圣经关键词的各种用法,你就能发现其语义范围,以及这个词在不同的上下文语境里的用法了。

    在预备讲章的过程中,专注字词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同一个字词在不同语境下有不同的意思。“我正低着头苦想,突然一物飞来,我侧头,发现原来是我们的头扔过来的一截铅笔头。(我承认,自己想出这样一句话纯粹为了好玩!)你要是查字典,找出“头“这个字的所有可能含义,那么轻易就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我正低着脖子上方的那个部位,突然一物飞来,我把那个部位侧过去,发现原来是职位在我之上的那个人扔过来用剩下的一小断铅笔。”

    出于省时省力的原则,任何一种语言中都有一些多义词。如果一个词有多重含义或若干近似的含义,你该如何确定说话者到底指的是其中哪个意思呢?看上下文便知。这个词的上下文会把它的含义指明出来。如果我说“杜鹃真漂亮”,你一时根本无法确定我说的杜鹃花、杜鹃鸟,还是名叫杜鹃的女孩子。但如果我说“杜鹃开得真漂亮”,那么杜鹃这个词汇所处的上下文(“开得”)会把疑团解开。“杜鹃”与“开得”放在一起,几乎可以肯定这句话说的是杜鹃花,而不是一种在树上啾啾叫的小鸟或同名的女孩子。

    让我们来思考一个圣经例子。圣经作者们赋予 flesh(肉体)这个词很多用法——肉、人的身体、人类、人罪性的软弱等。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该怎么办呢?上下文会引导你。如果段落经文讲的是吃肉,那么你可以肯定,这个词的意思是“肉”;如果经文说“众人(all flesh)都如羊走迷”,那么你可以猜想它指的是“全体人类”;若是经文说“不要体贴肉体(flesh)”, 那 么 你 可 以 肯 定 , 它意思是指“罪性的软弱”。

    圣经学者面前最大的危险,就是按照自己理解的词义去解释圣经里的词。例如,无论是在非洲还是在中国,人们一说到“拯救”这个词,马上会联想到“从疾病和贫困中解救出来”,很少会想到“拯救”是指“将违背神圣洁律法的罪人从神的义怒当中救拔出来”。关键不是我们如何使用“拯救”这个词,而是圣经作者们当时如何使用这个词。要确切知道圣经作者使用这个词的哪一种含义,首先就要查考该作者对这个词的全部用法。 然后,还要仔细查看其他圣经作者是如何使用这个词的(例如,对于同一个词,保罗的用法或许跟约翰、彼得的不同)。如果你是在研读新约,那么,总要注意其中的字词在旧约里的用法。这是因为新约作者大多数都是犹太人,他们所受到教育几乎毫无例外地出自《创世记》到《玛拉基书》这些书卷。那么,你认为他们的神学语言是从哪儿获得的呢?

    如今,市面上有许多不错的希腊或希伯来原文辞典,还有许多关于神学的专用词典,当你满心纠结于一个圣经的词意时,这些工具书能带给你很大的帮助。如果你立志为神讲道,那就攒钱买上一两本这样的书吧,这些书能帮助你照着神的意思理解神的话语。 

31 Rosscup,    “Hermeneutics       and         Expository             Preaching,”    127.

32 Darrell      L.         Bock,    “Lexical Analysis,”          in   Interpreting           the         New       Testament            Text: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rt         

and Science  of           Exegesis,             ed.          by           Darrell    L.      Bock       and         Buist       M.           Fanning  (Wheaton,             Ill.:      Crossway              Books,    2006),    138.

33 Zuck,          Basic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104-5.

34 David          Hill,     Greek     Words    and        Hebrew  Meanings:    Studies  in            the         Semantics            of    Soteriological    Term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7),     18.   

12.验证的原则

    解经工作并不是从昨天才开始的,你也不是唯一受到圣灵光照的人。所以,比照过去、现在的圣经学者的解经,去检验自己对经文的理解,不失为上策。 比如,如果有某一种圣经解释,在过去五百年的时间里,被所有的基督徒拒绝,那今天你该不该这样解经就要再三斟酌了。此外,像你我这些传道人,对那些决定我们解经准确度的历史细节、语法细节和地理细节,不可能全部通晓。《创世记》10 4 节中“雅完的儿子”是谁?保罗写到信心的藤牌时,他脑海里出现的藤牌是怎样的形状?圣经学者需要穷尽一生地钻研,才能为我们提供这些问题的准确答案。假如你使用圣经字典,就能把他们这一生的钻研时间缩短至两三分钟,就知道雅完是希伯来语对希腊的称呼,也能知道罗马士兵所使用的藤牌是什么样式。

    但是请注意,验证的原则是这部分的最后一个原则。一般情况下,你最好先自己研读经文,再拿自己的研经结果与别人的研经结果相互校验。有些情况下,你在开始研读时可能需要借助圣经字典或释经书来对付棘手的字词及难解的神学概念。这没问题。但千万不要一头扎进释经书,就像读圣经那样去拜读。与其阅读别人的研经成果,不如自己先分析经文。切记一定要使用验证原则,这样你能节省大量的解经时间。但同时也不要过分依赖释经书,免得你自己的释经能力不足。

总结

    与所有的比赛一样,足球比赛必须有自己的规则:只有守门员才能以手触球,脚铲对手球员会被罚红牌,防守队员不可去抓、绊或是咬正要射门的对手球员。如果足球运动员无视规则,裁判会罚他出场。神对那些不遵循解经原则而曲解他话语的传道人也会同样地严厉:“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雅 3:1)。 假 如 你 不 使 用 以 上 十 二 条 释 经 原 则 , 下 次 讲 道 时 , 也 许 神 就 会 罚 你 红牌!

以上内容摘自《释经研究——预备释经讲道的实用指南》约尔·詹姆斯 著肖莉、杨小隆译,本文经授权合法使用。

Rosscup,    “Hermeneutics       and         Expository             Preaching,”    135.

Copyright   2013   IRC.  Visit   us   at   www.ChinaMuZhe.com.                    

本文简体字版权由 IRC 所有。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www.ChinaMuZhe.com    

热门文章